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庐山会议上,毛主席严厉批评彭德怀时,其余九大元帅是什么反应?

时间:11-21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59

庐山会议上,毛主席严厉批评彭德怀时,其余九大元帅是什么反应?

1959年7月23日清晨,临时通知要召开扩大会议。会上,毛洋洋洒洒讲了三个多小时。一开始,他就说:“你们讲了那么多,允许我讲个把钟头可以不可以?我吃了三次安眠药,睡不着。”会议的核心议题是严厉批评彭在7月14日写的信。毛说:“有些人在关键时刻就是动摇的,在历史的大风大浪中就是不坚定的。他们把自己抛到了右派边缘,只差30公里了。”会上,毛说了一句很重的话:“你解放军不跟我走,我就找红军去。”此话一出,在场与会的高级将领都十分震惊,觉得军队出现危机,有分裂的可能,幸好后面毛又加了一句:“我看解放军会跟我走的。”这让在场所有人都长舒一口气。会议结束,彭从会场回来,对毛将自己那封信看得如此严重、起那么高的调子,感到困惑,他完全没有思想准备。彭对随行参谋说:“信中有些问题讲得过火一点,我是有感觉的。”23日下午开始,6个小组开会讨论毛的讲话。迫于形势,元帅们也都不得不有所表示;但这一时期,大家对彭的批评不是很激烈,因为摸不清毛的态度和意思。以朱为例,他是第一小组第一个发言的,他没有批彭,而是同彭的基调一样,继续批评“跃进”。直到25日,朱到第四组发言,才谈到对彭的看法,说这是不同意见,说他是把缺点错误说重了,说他的信起到好作用、只是看法错了,最后结束发言时他还在给彭打圆场,说他的性格、说他的品德、说他的功绩。元帅们不仅在发言中考虑彭的感受,还多次到彭住处探望,第一个去的是朱;两人聊了一个小时。朱的来意是要彭不顶牛,做些检讨;之后聂、叶也来了。而陈的态度颇具大众代表性,陈在外交部主持工作,没上庐山;陈认为彭在信中有几个论点不对,但又认同彭在信中提到的一些问题。而这个时间点林还没上山,到月底才来。其他元帅的同情和彭的“无所谓”态度,让毛再作新指示:“事是人做的,不仅对事,也要对人。要划清界限,问题要讲清楚,不能含糊。”迫于无奈,彭作了一次“初步检查”。这个检讨让彭痛苦万分,他理解不了,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样。彭的检讨,让朱放下心来,当众宽慰彭,会后也找到彭,说:“不能把事情看得太简单。”他劝彭主动找毛谈谈,彭说没法谈。27日,毛派秘书接彭来自己住处。起初,彭以为是单独私下谈话,没想到刘、周、朱、林等都在。30日,毛把聂、叶找来,让他们与彭谈话,劝彭在大会上按自己定的调子检讨。当天晚上,聂就与彭“偶遇”,聂再三暗示,甚至明示彭:对毛的话有何考虑?彭采取一贯处理争议问题的态度:“是非曲直由人断,事久自然明吧!”31日清晨,彭在门口打太极拳,聂和叶一起来看望,劝说他作检讨,以取得毛的谅解。叶激动地掉眼泪,说:“毛健在时,你就这样,将来党内谁管得了你?”曾有高级将领在自述中说:毛曾与彭开玩笑,老总,咱们订个协议,我死以后,你别造反,行不行?8月1日,大会继续,朱第一个发言,态度一如既往,既批评彭,又讲彭的成绩和优点;朱的发言还没结束,毛就把脚抬起,用手指搔了几下鞋面,说:“隔靴搔痒。”朱脸一红,停止发言,直到散会。第二个发言是林,他扛起大旗,全面批判,火药味十足,对彭进行了定性。毫无疑问,林的讲话得到了毛的赞赏。之后的大部分时间,都是毛讲话,内容很广。其中讲到了彭与其他元帅的关系:你跟人关系搞不好,十个元帅,除自己外,哪个在眼下?之后,朱、刘、徐、聂、叶等元帅都作了简短的表态性发言,但是哪里都没有刘、徐、聂、叶的发言内容记录。从这可以确定的唯一一点就是,他们对彭的看法不是非常尖锐,如果好,也不是特别好;如果坏,也不是特别坏。面对大家的批判,彭选择了除必要说明外,其他解释一概没有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